公司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

一栋住宅楼挤了31家求子旅馆 埋安全隐患令业主担忧

来源:原创 编辑: 时间:2019-01-22 08:54

一栋住宅楼挤了31家求子旅馆

埋安全隐患令业主担忧,长沙市人大代表建议明确主体责任单位;多部门将联合执法

1月14日,一对求子夫妻离开旅馆,老板帮忙提行李箱并送至楼下。组图/本报记者

富兴·金地大厦空中花园晾晒床单衣物。

富兴·金地大厦消防通道堆放了易燃杂物。

富兴·金地大厦住宅楼暗藏31户家庭旅馆。

怀着对生命的渴望,不少待孕准妈妈与家人,生活在医院附近的“求子旅馆”中。

拥挤的生存环境,潜藏的安全隐患,他们不得不面对这些风险;同时,对于业主而言,求子旅馆扎堆,也让他们“苦不堪言”。

这一乱象引起长沙市人大代表吕新光的关注,他在2019长沙“两会”上提出整顿建议。

湖南试管婴儿技术走过30年,累计助孕诞生超13万名婴儿。全国各地很多夫妻慕名来长沙,一些医院周边家庭旅馆遍地开花。因入住者求子心切,又被称为“求子旅馆”。

长沙富兴·金地大厦业主摸排发现,31户将住宅改做“求子旅馆”,另有用作其他经营用途21户。业主饱受“住改商”带来的困扰,在向多部门请求取缔未果后,无奈向潇湘晨报求助。

1月14日起,记者暗访调查发现,“求子旅馆”背后还隐藏灰色“利益链”。

针对这些乱象,本报即日起推出系列报道。

业主请求整改“住改商”扰民行为

金地大厦是一栋建于2002年的住宅楼,位于开福区望麓园街道蔡锷北路,27层共151户。《商品房买卖合同》第十八条明确房屋仅作住宅使用,期间不得擅自改变商品房的建筑主体结构、承重结构和用途。

业主们认为,不同用途的小区在设计和开发时,就采取了不同的配套设备和相关安全的措施。一旦发生问题,由于配套设施的不同,安全防护显然跟不上。目前,因担忧安全隐患,一些有利害关系的业主签名不同意“住改商”行为。

“敲掉墙体再用木板间隔成好几间,每户住8~15个人。11楼某出租屋存放大量餐饮用固体酒精。”业主代表王先生说,在住宅楼内搞商业经营,人员流动频繁致电梯高负荷运转,经常出故障,对业主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。旅馆提供餐饮服务,产生大量油烟异味。“空中花园”本是休闲健身场所,现如今有人乱搭电线接通麻将机和烤火炉,形成治安和消防安全隐患。

业主们已向相关部门提出请求:“旅馆服务业属特种行业,如果合规请发给相关许可证明并公示,以减少商家与住户的矛盾。如不合规,请依法取缔,以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”经业主摸排统计,截至2018年12月,已有31套住宅改做“求子旅馆”,另用于幼儿培训学校、照相馆等商业用途21套。

整栋楼存在严重的消防安全隐患

金地大厦周边有湖南省妇幼保健院、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(以下简称“中信湘雅医院”)和中南大学湘雅医院,步行3至12分钟左右。14日下午,潇湘晨报记者暗访金地大厦“求子旅馆”,业主摸排的31家均未悬挂招牌,整栋楼存在严重的消防安全隐患。

记者注意到,多个楼层楼道堆放了床垫、木柜和废纸箱等杂物,有的消防通道被堵得只能侧身慢慢通过。8楼、15楼和22楼三处为业主提供休闲健身的空中花园,晒满了衣物床单被套,四周堆放建筑垃圾、木板木桌、塑料瓶和破旧家具等物品,多数为易燃品。有业主表示,经常有人在楼道、空中花园抽烟,烟头四处丢弃。物业一位负责人说:“高压低压消防泵、烟雾报警系统都坏了,发生火灾下不得地。”

在10楼某户门外,记者提出想租房子开“求子旅馆”,业主很恼火,“你还想租房子搞旅馆?不行,电梯都不够用,现有的全部要清出去的”。他劝记者放弃开旅馆,“你会后悔的”。21楼一业主抱怨说,楼上经常有“咚咚咚”异响,一次上门交涉发现,门外堆了很多泡沫,“前不久电梯坏了,只能走楼梯上下”。

记者走访只发现健康管理公司、棋牌室和照相馆等商户,“求子旅馆”藏匿于楼内,没有挂招牌或张贴相关信息,不一一登门无法确认。在12楼某户,多名穿睡衣的女子频繁进出,屋内光线昏暗,仅客厅就摆放了四张床。

躺在门口床上一女子自称是煮饭的,负责这些“待孕”妈妈一日三餐。在该层另一户,两女子坐床沿聊天,她们是到附近医院做试管婴儿,怀上就住在这家旅馆,待稳定后再回家养胎。

旅馆老板称理解业主诉求但也觉得委屈

业主要清走“求子旅馆”,开旅馆的老板李丽(化名)能理解,“坐电梯挤了点,今年坏了好几次,业主可能觉得不舒服,可电梯费我们出双份”。她同时也觉得委屈,上述消防安全隐患并非全是旅馆一方原因,“真要赶我们走,那就去和同为业主的房东沟通。就算我们愿意搬,房子空在那里,房东也不乐意”。

李丽比较注意屋内外卫生,她自称除了在空中花园晒被子衣物外,从未乱扔杂物,不排除有个别旅馆不注意。

出于成本考虑,李丽租130多平米户型,三室两厅摆八张床,房租近4000元/月,满客时每天食材成本200元。她承认,没办营业执照等证件,也没条件和能力办下来,每年只是到公安机关备案,门口不敢挂招牌,其老公在医院发名片揽客,还有做口碑靠熟人介绍。

记者走访多家旅馆获悉,床位按天收费,客厅单床80元、隔间90元;卧室100元/人/床,单间120元,包三餐。陪人加收20元/天/人,空调费10元~20元不等。在电梯中,记者巧遇一对求子夫妻回老家,他们在某旅馆住了一个月,老板帮忙提行李箱,一路送到楼下。目送两人打车走后,这名老板又来到蔡锷北路与湘春路交会处接另外一名客人,陪其步行至附近医院挂号检查。

多名“待孕”妈妈表示,“求子旅馆”省钱省事,最重要的是不用操心一日三餐,大多从外地来长沙,旅馆老板陪同检查外还提供各类咨询帮助。怎么租到房源?记者上前咨询前述老板,她指向路边一家中介机构道:“去那里找房子,大户型4000块/月。”

14日下午,记者以租房开旅馆名义,来到这家位于蔡锷北路的新环境房屋网门店内,工作人员查询后答复称,金地大厦暂时没有适合开旅馆的房源,他介绍附近的兴汉门公寓、兴汉大厦,“会跟房东交涉,能不能改格局做旅馆”。记者确认是否有把握谈妥,这位工作人员称:“看你的预算多少,(房租)高一点把握大些。”

街道

违反规定侵害了其他业主利益

湖南智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金地大厦管理处,谈及消防安全隐患,彭姓负责人无奈地说,楼道和空中花园没监控,不可能派人值守,有人丢完就走,物业找上门不认账,极少数人不自觉也没法管,“物业去年花6000元清杂物,等天气好转又得处理”。

彭姓负责人认为,房子出租用于住家最好,便于物业管理,但有些业主不这么想,“房子买来投资,会选择收益最高的出租方式,像住家两三千元,开家庭旅馆就能达到四千元,谁不愿意多租点?这部分业主不管问题,只认收租”。

金地大厦家庭旅馆客源主要是附近医院“待孕”妈妈,彭姓负责人说,不扰民是假的,但完全怪旅馆又不对。“住改商”牵涉到方方面面,“业主把房子租给旅馆,就要遵守相关法律规定,征求有利害关系业主的同意。但现实问题是,谁尊重谁?我是房主我说了算的心态,住改商矛盾就解决不了。”彭姓负责人说,物业没执法权,只能将业主意见向社区反映。

1月16日下午,有业主代表赶到望麓园街道办事处领“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”(以下简称“意见书”),记者以其朋友身份同往。“意见书”写道,经调查,金地大厦没有成立合法备案的业委会,由于开发商消极配合,导致业委会依法成立障碍大。少数业主违法“住改商”的行为没有征得其他有利害关系业主的同意,违反了《物权法》规定,侵害其他业主的利益。

业主的合法权益受侵害后,无法通过业委会正当维权。针对该问题的症结,望麓园街道办事处在“意见书”中表示,将加强指导,加快推进金地大厦成立业委会,保障业主依法维权。要求富雅坪社区居委会牵头组织工商、公安派出所、城管、消防、住建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行动,以实际效果回应业主的关切。

该街道出具的另一份“信访事项办理情况的报告”中提及,业主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,针对金地大厦存在的消防通道被堵塞存在消防安全、住改商经营家庭旅馆涉嫌无证经营和偷税漏税以及治安隐患等问题,街道办事处要求社区牵头组织多部门联合执法。

何时开展联合执法行动?业主代表多次询问,但未得到确切时间的答复,该业主代表拒绝签收上述“意见书”。

建议

明确具体的职能部门为主体责任单位

长沙市两会期间,市人大代表吕新光递交的议案为“关于整顿湘雅医院、省妇幼保健院周边住宅楼内‘家庭旅馆’等‘住改商’乱象的建议”。

吕新光分析认为,家庭旅馆存在着旅客混住、无身份查验、缺乏监控和消防设备、卫生不过关及深夜扰民等问题。藏身住宅楼内较为隐蔽,处于“无人”监管的状态。住宅楼内从事经营活动,外来人口随意出入住宅和小区,给社会治安和消防留下了安全隐患,增加业主和物业公司的矛盾。若无证家庭旅馆等违法行为未及时制止,不仅影响到业主的居住及安全,也是对其违法、侵权行为的放任,将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,甚至可能使矛盾进一步激化,造成不必要的其他冲突。

吕新光提出三点建议,一是明确把“住改商”纳入执法部门的监管范围。明确一具体政府职能部门作为主体责任单位,以免业主投诉无门,多个部门相互推诿现象。建立由政府统一领导,职能部门分工合作,社区居民共同参与,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,坚持疏堵结合。对住宅小区内“住改商”从事经营活动的,属无证无照经营的,由各相关执法部门依据各自职责依法予以查处取缔;对已领取营业执照的,由相关监管部门配合,责令其限期整改,逾期不整改的,依法吊销相关证照。

二是建议明确街道办、社区在“住改商”中的职能作用,各街道办事处依托社区网格化管理平台,对辖区内“住改商”行为信息进行全面采集,做到及时发现、及时预警、及时制止。对收集到的“住改商”行为信息,经劝阻无效的,3个工作日内抄送相关职能部门。

三是建议将违规“住改商”行为与社会诚信体系衔接。将拒不整改的业主和物业使用人,纳入失信人名单。公布整治办电话,广大市民监督并举报所发现的“住改商”违法行为。